当前位置: 主页 > 智囊团 >
【浏览字号:
厦大教授卢炬甫逝世 为天文学系复办后首任系主任
http://www.0771nanningfp.com 2016-02-18 10:52 [来源]:未知

  

  许多人都不知道

  厦门大学其实有个“天文学系”

  在这个天文学系里

  有这样一名教授……

  他以黑洞为毕生研究对象,曾与霍金的导师共事,是我国黑洞天体物理研究的开创者之一!

  他在计算机上展现黑洞及周围物质的相互作用,在证实关于黑洞的预言进程中取得世界级成果!

  他不但把厦门变成又一个相对论天体物理研究重镇,还推动厦大复办天文学系并出任首任系主任!

  他就是卢炬甫

  令人痛惜的是

  这位牛人已经离开了我们……

  厦门大学上周五送别了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天文学系前系主任卢炬甫教授,他因病于11月3日晚10时辞世,享年70岁。

  他的导师,国际著名的相对论、黑洞吸积盘专家马瑞克说:“卢炬甫是一位绅士、一个好人,他的善良和友谊始终可以信赖。”

厦大天文学系首页沉痛悼念卢老师

  在天体物理学界,卢炬甫成就之一在于:他找到了黑洞周围物质运动方程的一个精确解,这是国际同行承认的迄今为止所知道的仅有的两个精确解之一。前一个精确解是上世纪70年代由一个外国学者找到的,是没有角动量的物质的解,卢炬甫得到的解是携带角动量物质的解。

  他和导师联名发表一篇文章,证明了黑洞周围物质运动方程在给定边界条件下解的唯一性,即在证实关于黑洞的预言进程中取得了世界级成果,被学界称之为“卢和阿布拉莫维奇定理”。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坚持。早前接受本报采访时,卢炬甫说,他很为自己自豪的原因是,他一直觉得,研究天体的科学家是被人类挑选来与天对话的。他的办公室的桌边墙上,一直悬挂着一幅星空的画卷。

  他说,当你心中有任何不快的时候,不妨看看天空,你会发现,天空那么大,隐藏着那么多奥秘,和它们相比,你的不快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位“与天空对话的人”说:“有时,我会觉得,我和天空之间真的有过交流。”

卢炬甫教授生前照片。  厦门日报·厦门网 资料图

  曲折的成长之路

  四岁读书,却因“文革”荒废了八年时光

  很多人获知卢炬甫辞世的消息,是他“头七”时,他的博士生导师波兰天文学家马瑞克·阿图尔·阿布拉莫维奇写的悼文。马瑞克是国际著名的相对论、黑洞吸积盘专家,他的文章发表在波兰天文学杂志上,译文迅速在中国朋友圈里流传开来。

  悼文内容↓↓

  (来源:《中国国家天文》微信号)

  2017年11月2日,卢炬甫教授逝世,告别了他长期以来的病痛。卢教授生前曾任厦门大学物理系系主任多年,培育了几代中国天体物理学家。

  卢炬甫是我的第一个博士生。三十多年前,他作为高级访问学者来到牛津大学,在丹尼斯·夏玛教授的研究团队工作。丹尼斯·夏玛是著名的英国宇宙学家,乔治·埃利斯,马丁·里斯,布兰登·卡特,斯蒂芬·霍金,大卫·多伊奇……这些都是他的学生。卢炬甫教授也是一位精英。八十年代,第一批出国的留学生只有区区几百人,而他是其中一员。 最初,来到西方的中国学生很少,只有少数年轻人,比如卢炬甫,以自学掌握了足以支持博士研究的物理和英语知识。

  在牛津学习时,炬甫住在我家。我们那时在圣约翰街二号有座大房子,家里住着几位牛津大学物理系以及神学系的学生。我和我的妻子悄悄支持他们。卢炬甫和我的孩子们以及其他这些家庭成员都相处得很好。炬甫不仅和大家一同饮食,还帮助亨利卡 [*亨利卡·科济茨卡,作者的妻子] 买菜、做饭。有时他会头顶着巨大的菜篮子回来,健步如飞。我们视他为家人,时至今日。其实我和炬甫的年龄差不多,他对于我来说,更像是弟弟而不是儿子。他孤身来到外国的勇气和决心令我钦佩。现在这一代中国留学生可能很难想象——炬甫对欧洲生活一无所知,就来到了牛津。他需要学习的不仅是物理学,还有风俗习惯,甚至包括辨认欧洲面孔。那时我三十来岁,蓄须,头发浓而黑,并且显然是个波兰人。丹尼斯·夏玛则是一位可敬的英国绅士,头发灰白,年已六十。而炬甫起初甚至不能分辨我们俩!从另一方面说,我也必须熟识中国面孔。当然,现在这对我完全不成问题,每一张脸我都能记住。这里我想补充一点:辨认外国面孔从来都并非易事。我在瑞典任教时,所有女生在我看来都是一个样。所有人都是同一个金发蓝眼的瘦高个美女的克隆。虽然其实,其中半数人根本就是褐色头发的。

  不到十年间,中国留学生已从寥寥无几变为人数众多,遍布美国和西欧的所有主流大学。他们都受过极好的教育,对外国也很了解。不论到哪里,我都能遇见他们。和丹尼斯·夏玛的整个团队一起离开牛津后,我先来到了的里亚斯特的SISSA(意大利国际高等研究院)和ICTP(国际理论物理中心),之后是著名的Nordita(北欧理论物理研究所),最终我落脚在瑞典的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和哥德堡大学,在那里当了二十年教授。我在这些地方教过的中国学生,多数都回到了中国。其中一些也成为了教授,又带起下一代天体物理学家。我的其他学生,比如欧默·布莱斯,皮耶罗·马道,安东尼奥·兰萨,加布里埃莱·吉塞利尼,等等,也教了不少中国学生。就这样一代代下去,我的科学家谱上的中国子孙越来越多,成为相当大的一群。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时,卢炬甫教授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家庭聚会”,参加者是我的中国徒弟、徒孙和重孙们,一共有大约二十人。后来我又多次访问他,每次都会带上许多学生和合作者。他们来自瑞典、波兰、捷克等国。我们在北京或厦门会面。

  卢炬甫是一位优秀的、富有魅力的教授,是他把厦门变成了又一个相对论天体物理研究重镇。但我们铭记在心的还有,他是一位绅士、一个好人,他的善良和友谊始终可以信赖。

  这篇老师为学生写的悲痛悼文也让很多厦门市民吃惊——在卢炬甫走了之后,他们第一次知道厦大有天文系,天文系里有这么一位研究神秘黑洞的大咖。

  这位温文尔雅的湖北人,可能是厦门最“孤独”的科学家之一, 他大半辈子研究天空中看不见的黑洞,是我国黑洞天体物理研究的开创者之一。其实,在世界范围内,像他这样的以黑洞为毕生研究对象的科学家也不多。

卢炬甫教授生前照片。  “厦门日报”微信公众号 资料图

[选稿]:admin